中文
ENGLISH
CN
EN
Register / Login PageView:35777

10 Major Events in CEE in 2020

(转载自中东欧观察公众号,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一、中东欧多国举行总统选举和/或议会选举
       
        1月5日,克罗地亚举行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这是自1992年以来的第7次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已于2019年12月22日进行。代表社会民主党参选的佐兰·米拉诺维奇战胜执政党民主共同体支持的现任总统科琳达·格拉巴尔—基塔罗维奇当选总统。2月18日,米拉诺维奇宣誓就职。


        2月29日,斯洛伐克举行议会选举。这是自1990年以来的第10次议会选举。“普通人和独立人格”运动战胜执政党方向—社会民主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3月21日,由“普通人和独立人格”运动、“我们是家庭”党、自由与团结党、惠民党组成的政府宣誓就职,“普通人和独立人格”运动主席伊戈尔·马托维奇就任总理。


        6月21日,塞尔维亚举行议会选举。这是自1990年以来的第12次议会选举。执政党前进党为首的联盟“为了我们的孩子”大获全胜。10月28日,前进党领导的政府宣誓就职,安娜·布尔纳比奇连任总理。


        6月28日和7月12日,波兰举行总统选举。这是自1989年以来的第8次总统选举。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支持的候选人、现任总统安杰伊·杜达战胜反对党公民纲领党候选人、华沙市长拉法乌·恰斯科夫斯基获胜连任。8月6日,杜达宣誓就职。


        7月5日,克罗地亚举行议会选举。这是自1990年以来的第10次议会选举。执政党民主共同体领导的联盟获胜。7月24日,由民主共同体、人民党、改革者党组成的政府宣誓就职,民主共同体主席安德烈·普连科维奇连任总理。
7月15日,北马其顿举行议会选举。这是自1990年以来的第10次议会选举。执政党社会民主联盟和“贝萨运动”党组成的联盟获胜。8月30日,由社会民主联盟和“贝萨运动”党组成的联盟、阿尔巴尼亚族融合民主联盟、阿尔巴尼亚族民主党组成的政府宣誓就职,社会民主联盟主席佐兰·扎埃夫连任总理。

        8月30日,黑山举行议会选举。这是自1990年以来的第11次议会选举。执政党社会主义者民主党和反对党联盟“为了黑山的未来”分列前两位。12月4日,由“为了黑山的未来”、“和平是我们的国家”和联合改革运动党组成的政府宣誓就职,“为了黑山的未来”领导人兹德拉夫科·克里沃卡皮奇就任总理。


       10月11日和25日,立陶宛举行议会选举。这是自1990年以来的第9次议会选举。反对党祖国联盟—立陶宛基督教民主党战胜执政党农民与绿色联盟,成为议会第一大党。12月11日,由祖国联盟—立陶宛基督教民主党、自由运动和自由党组成的政府宣誓就职,祖国联盟—立陶宛基督教民主党推举的无党派人士因格丽达·希莫尼特就任总理。


       12月6日,罗马尼亚举行议会选举。这是自1990年以来的第9次议会选举。反对党社会民主党以微弱优势战胜执政党国家自由党。12月23日,由国家自由党、拯救罗马尼亚联盟党—自由统一和团结党联盟、匈牙利族民主联盟组成的政府宣誓就职,国家自由党的瓦西里-弗洛林·克楚就任总理。


       上述选举具有以下特点:一是受疫情影响,一些国家的选举时间发生变动,多数国家的投票率走低;二是斯洛伐克方向—社会民主党结束8年的执政,黑山首次实现政权易位;三是新党上位迅速;四是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政党力量增强。


        二、疫情冲击下中东欧国家普遍出现经济衰退

        自2月底起,中东欧各国陆续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月中旬,斯洛文尼亚在欧洲国家中率先宣布本国疫情结束。随后,黑山也宣布疫情结束。中东欧国家疫情逐步缓解。然而,9月以来,欧洲多国疫情反弹,中东欧国家未能幸免。

        疫情给中东欧国家经济造成巨大打击。为防止疫情扩散,中东欧国家大都采取了禁足、宵禁、封国等措施。经贸往来和物资供应的阻断令经济活动基本停滞,尤其对高度依赖欧洲市场的中东欧国家来说,供应链和现金流中断、外部需求下降导致汽车制造业、旅游业等受到很大冲击。为减轻疫情对经济的不利影响,各国出台了一系列经济救助和刺激计划,向企业提供优惠贷款和资金补贴,推迟企业偿还债务,减轻企业和个人税收负担,保留和创造就业岗位,提高工资并给因疫情停工和失业人员发放补贴,下调基准利率,扩大银行资本的流动性等。但经济下滑趋势没有得到有效遏制。

        据世界银行最新的《全球经济展望》的统计数据,2020年,中东欧国家经济全部为负增长。在非欧元区国家中,黑山经济下滑最为严重,为-14.9%,其后依次为克罗地亚-8.6%、阿尔巴尼亚-6.7%、匈牙利-5.9%、保加利亚和北马其顿-5.1%、罗马尼亚-5.0%、波黑-4.0%。捷克和塞尔维亚经济下降幅度最小,均为-2.0%。值得指出的是,波兰也未能免遭新冠疫情给经济带来的严重冲击,经济下滑-3.4%,终止了连续28年的经济增长。另根据欧盟委员会11月发布的欧元区国家经济预测数据,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经济降幅最大,分别为-7.5%和-7.0%。爱沙尼亚下降-4.5%、拉脱维亚-3.0%。立陶宛降幅最小,为-2.5%。

        三、克罗地亚首次担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


       1月1日至6月30日,欧盟最年轻的成员国克罗地亚首次担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克罗地亚将“在充满挑战的世界中建设强大的欧洲”作为口号,提出四大优先目标,即建设“发展的欧洲、互联互通的欧洲、安全的欧洲和有影响力的欧洲”。面临突如其来的疫情,克罗地亚将工作重心转向了抗疫,它全面启动危机应对机制,以视频会议的方式保障欧盟理事会的正常运转,还协助在疫情期间滞留在世界各地的欧盟公民回到自己的国家。在克罗地亚轮值期间,欧盟理事会推动通过了33项法案和54项理事会决议。克罗地亚外交和欧洲事务部长将克罗地亚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主要成就列举如下:建立共同的危机应对机制;决定启动与阿尔巴尼亚和北马其顿的入盟谈判;举行欧盟—西巴尔干峰会,通过《萨格勒布宣言》;与黑山开启最后一个章节的谈判;有序推进英国脱欧;就欧盟理事会对欧洲未来会议的立场达成协议;举行东部伙伴关系峰会,通过有关2020年后的政策;在若干领域实施欧盟战略议程并取得进展。克罗地亚外交和欧洲事务部长自豪地说:“我们成功地适应了危机模式,充分保证了理事会工作的连续性和效率。我们成了第一个数字化的轮值主席国。”


        四、匈牙利和波兰与欧盟在长期预算和恢复基金问题上发生激烈争执


        7月21日,欧盟推出1.074万亿欧元的2021年至2027年长期预算和7500亿欧元的恢复基金,这是迄今为止欧盟规模最大的经济刺激方案。该方案因将款项拨付与尊重法治的要求挂钩引起匈牙利和波兰的强烈反对而险些搁浅。

        近年来,匈牙利和波兰两国在自身发展定位、发展理念和国家经济主权方面的认知和行为与欧盟的分歧逐渐加大。2010年以来,匈牙利因国内的法治问题多次遭到欧盟谴责。2015 年以来,波兰也在法治问题上多次挑战欧盟价值观,导致欧盟对波兰启动法治调查机制。欧盟不断对匈牙利和波兰施压,频繁对两国的民主和法治状况进行听证和调查。匈牙利和波兰则多次在欧盟部长会议和欧盟理事会举办听证会,为本国国内政策辩护。2020年1月,欧洲议会要求对匈牙利和波兰继续执行《里斯本条约》第七条的惩处程序。然而,欧盟所采取的措施并没有显著效果,两国仍在法治等方面挑战欧盟价值观。欧盟早就欲以财政手段来约束匈牙利和波兰,2018年5月,欧盟首次提出将尊重法治原则作为预算执行条件,对破坏这一原则的成员国暂停拨付欧盟资金。此次在规划长期预算和恢复基金时,提出成员国符合欧盟的民主与法治标准将成为其获得基金援助的重要条件。

       为解决这一政治纷争,德国提出一个“折中”方案,即欧盟将为受法治审查的成员国提供申辩可能,欧盟委员会可就成员国是否破坏法治原则提出异议,欧洲理事会可对此发表意见,在欧洲法院做出判决前,成员国仍可获得经济援助。这一方案获得匈牙利和波兰的认可。此外,作为恢复基金的主要受益国,如果预算方案难产,两国恐将最先受到打击。在政治和经济的综合考量下,匈牙利和波兰表示放弃否决权,在德国方案的基础上认可欧盟预算方案。在12月10—11日的欧盟峰会上,欧盟27国领导人就长期预算和恢复基金达成协议。12月17日,欧盟理事会批准该方案,后续该方案还需各成员国依各自宪法程序批准。


        五、西巴尔干融入欧洲一体化几无进展

        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未能如愿开启入盟谈判。在法国等国的倡导和推动下,2月5日,欧盟出台“改进的扩大程序”提案,突出强调新程序将适用于阿尔巴尼亚和北马其顿的入盟谈判。3月24日,欧盟内部达成一致,同意为启动两国的入盟谈判“开绿灯”。5月举行的第三届欧盟—西巴尔干峰会重点提及了西巴尔干国家的“欧洲前景”,但并未涉及入盟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更是只字未提同两国开启入盟谈判的具体时间。进入下半年尤其是年末,欧盟轮值主席国德国及欧洲议会等机构均呼吁尽快开启同两国的入盟谈判。然而,保加利亚以在语言、共同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等存有争端为由拒绝启动同北马其顿的入盟谈判。阿尔巴尼亚则因“条件不达标”未开启入盟谈判。

       其他成员融入欧洲一体化进程近于停滞。6月30日,欧盟同黑山开启第8章有关竞争政策的谈判。至此,黑山开启了所有章节的入盟谈判,但只完成了3章。塞尔维亚则首次年内未开启任何新章节的谈判。波黑努力按欧盟委员会强调的14个优先事项推进改革,但法治等核心领域的改革几无进步,候选国地位尚需等待。科索沃融入欧洲一体化的进程陷入停滞,早在2018年9月欧洲议会通过的公民签证自由化决议草案仍未获得欧盟内务部长会议的审批。

        六、美国加大对中东欧国家的投入力度


        美国不断加强与中东欧国家在5G网络、能源和军事等领域的合作,积极推动“三海倡议”,努力加大在中东欧地区的影响力,竭力联合中东欧国家打压中国和俄罗斯。

        2月1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表示,美国将为“三海倡议”成员国提供10亿美元融资,以促进这些国家在能源、交通和数字基础设施方面的互联互通。5月7日,美国与捷克签署了关于5G网络安全的联合声明,旨在共同建设5G网络。8月11—15日,蓬佩奥访问了捷克、斯洛文尼亚、奥地利和波兰,上述四国均为“三海倡议”成员国。在捷克,蓬佩奥与捷克领导人讨论了核能合作、5G网络建设、“三海倡议”以及对抗中国和俄罗斯等议题。在斯洛文尼亚,蓬佩奥与斯洛文尼亚领导人讨论了核能合作和西巴尔干一体化等议题,与斯洛文尼亚外长签署了关于5G技术的联合声明。在波兰,蓬佩奥与波方领导人就深化军事合作、抗击新冠疫情、保障5G网络安全和“三海倡议”等议题进行了磋商,与波兰国防部长签署了关于加强国防合作的协议。根据该协议,美国将增加在波兰的驻军1000人。9月23—24日,蓬佩奥参加捷克网络和信息安全局以视频方式举办的第二届5G安全国际会议,呼吁所有重视自由的国家与美国一起捍卫5G网络免受不可信赖的供应商的侵害。10月2日,蓬佩奥访问克罗地亚,试图挑拨中国与克罗地亚的关系。10月19日,蓬佩奥参加“三海倡议”视频峰会,重申美国对“三海倡议”的支持,同时警告“三海倡议”成员国免受中国和俄罗斯的经济影响。10月23日,美国与保加利亚、科索沃和北马其顿签署了关于5G网络安全的声明,旨在将中国华为排除在全球5G网络之外。

        七、北马其顿成为北约第30个成员国


       3月27日,北约在其官方网站宣布,北马其顿正式加入北约,成为其第30个成员国。加入北约一直是北马其顿的重要目标。早在1995年,北马其顿(2019年前称马其顿)就已成为北约和平伙伴行动计划的参与国。1999年,北马其顿正式加入北约的成员国行动计划。但在2008年,希腊因为长期以来的国名争执否决了北马其顿的入约申请。北马其顿的入约进程也自此陷入长达10年的停滞。直到2017年扎埃夫政府上台,北马其顿才真正决心更改国名,化解与希腊的矛盾。在双方签署更改国名的协议后,北约随即向北马其顿发出入约谈判的邀请。北马其顿所处的巴尔干半岛素有“欧洲火药桶”之称。域内各国有着复杂的领土争端与历史矛盾,地区安全与稳定一直是各国发展中的重要问题。自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美欧在这一地区的博弈日趋激烈,美国与俄罗斯不断加强在巴尔干与周边地区的军事存在,给地区安全带来变数。从安全的角度出发,加入北约能够为北马其顿提供可靠的军事保障和稳定的发展环境,也有助于改善欧盟对其的看法。但从另一角度来看,今时今日的北约并非“铁板一块”。各成员国因军费开支争吵不休,美欧因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政策而愈发离心,欧盟力推的欧洲自主防务也对北约构成了直接的挑战。作为新成员国,北马其顿可能要面对一个更为分裂的北约,如何加强与各成员国的磨合并妥善处理与美国和欧盟的关系将是其面临的重要挑战。


        八、塞科对话重启,“关系正常化”进程缓慢前行


        3月26日,科索沃自决党政府由于抗击疫情不力遭不信任投票,执政不到两个月便倒台。上台后的民主联盟政府展现出积极改善“与塞尔维亚关系”的姿态。6月6日,民主联盟政府宣布撤销科索沃于2018年11月单方面对塞尔维亚商品加征100%关税的决定,为塞科对话的重启迈出了关键一步。7月16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和科索沃“总理”霍蒂在欧盟举行会谈,重启中断近两年的塞科对话。随后,新一轮的塞科专家对话陆续举行。9月4日,武契奇和霍蒂在华盛顿举行会晤。双方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见证下,各签“经济正常化”文本,为塞科“关系正常化”进程提供了新推力。然而,无论是欧盟主导的对话还是美国促成的会晤都尚未指向塞科“关系正常化”全面协定的签署,双方重启的对话仍停留在失踪人口、金融资产等层面的谈判,在关涉科索沃主权独立地位以及科索沃北部塞族自治机构的核心议题上仍较难突破。霍蒂甚至表示,若双方不能签署一项全面协定,科索沃将考虑重新对塞尔维亚商品加征100%关税。科索沃问题的解决仍任重道远。


        九、波兰、立陶宛和乌克兰成立“卢布林三角”


        7月28日,波兰、立陶宛和乌克兰三国外长签署《关于加强三国政治、经济、科学和文化关系的宣言》,宣布成立“卢布林三角”。作为一个区域安全、经济、文化和政治倡议,“卢布林三角”致力于加强三国间的合作与联系,支持乌克兰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支持乌克兰加入欧盟和北约,呼吁俄罗斯停止对乌克兰的“侵犯”。“卢布林三角”将定期举行外长以及外交各级代表间的会晤。本次会晤期间,三国外长共同参访了立陶宛—波兰—乌克兰联合旅总部。该联合旅于2014年由三国特种部队组成,目标是推动乌克兰武装力量北约标准化。值得关注的是,三国外长还向“卢布林联盟”纪念碑敬献了花圈。1569年7月1日,立陶宛大公国与波兰王国在卢布林举行合并仪式,波兰立陶宛联邦诞生。有评论指出,该区域倡议选址在卢布林并非随意,历史的记忆与现实的选择有着无言的穿越。更加值得思考的是,“卢布林三角”是乌克兰参加的首个中欧区域机制。分析人士认为,虽然这不并表明乌克兰实现融入欧洲的重大一步,但意味着乌克兰或将更多地参与中欧事务,甚至加入维谢格拉德集团等区域组织。还有评论认为,“卢布林三角”的成立或对欧亚经济联盟产生某种影响。10月11—13日,波兰总统杜达访问乌克兰期间,邀请乌克兰加入“三海倡议”。同时,乌克兰总理什梅加尔提出倡议,升级“卢布林三角”为总理峰会。


        十、疫情下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取得进展


        在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冲击下,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以特殊方式释放能量。中国出现疫情后,中东欧多国政要致信慰问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中东欧爆发大规模疫情后,中国及时并持续向中东欧国家提供防疫物资、财物捐赠、专家支援等各类援助。习近平主席先后于3月24日同波兰总统杜达、4月14日同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4月30日同捷克总统泽曼、5月15日同匈牙利总理欧尔班通电话,并分别于10月25日和12月28日向感染新冠病毒的波兰总统杜达和波黑主席团轮值主席多迪克致慰问电。李克强总理3月18日同保加利亚总理鲍里索夫、27日同克罗地亚总理普连科维奇、4月16日同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通电话。2月26日,塞尔维亚第一副总理兼外长达契奇访华,这是发生新冠疫情以来中国接待的第一位外国外长。10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访问塞尔维亚,此系中国高层对中东欧国家的年内首访。此外,“云合作”成为合作新形式。3月13日和12月1日中国—中东欧国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专家视频会议、5月13日中国—中东欧国家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卫生部长特别视频会议举行。4月9日宁波商品全球网上展(中东欧防疫物资专场)对接会、9月17—18日中国—中东欧国家特色农产品云上博览会、10月28日中国—中东欧经贸云洽谈会、11月19日中国—中东欧中小企业线上对洽会、11月23日中国品牌商品(中东欧)云推介展会、12月8日中国—中东欧国家工商界视频对话会举行。

 

 


《盘点中东欧2020年十件大事》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转型和一体化理论研究室出品。此系连续第6年发布中东欧年度十件大事。敬请学界同仁批评指正。

 

Mobile version

China-CEEC SME
Cooperation Zone

Add: No. 8 Chuangye Road, Zhongjie, Cangzhou City, Hebei Province Tel: 0086-317-5837013/5837010 E-mail:ccsczic@126.com Technical support: Huisheng Yiming
京ICP备18014949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hina-CEEC SME Cooperation Platform

Mobile version

China-CEEC SME Cooperation

Add:No. 8 Chuangye Road, Zhongjie, Cangzhou City, Hebei

Tel:0086-317-5837013/5837010

E-mail:ccsczic@126.com

Technical support: Huisheng Yiming

China-CEEC SME Cooperation

京ICP备18014949号 Copyright © 2006-2019